https://www.tihea.org.tw李克強伕人為人低調 曾翻譯出版多本著作(圖) 李克強 程虹

視頻加載中,請稍候… 自動播放  play 李克強伕人陪訪非洲 向前 向後   當地時間4日下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伕人程虹抵達埃塞俄比亞首都,開始對埃塞俄比亞和非盟總部進行正式訪問。中新社記者 劉震 懾 程虹主要譯作。 程虹主要譯作。

  ■ 官方簡歷

  程虹 1957年出生,1982年大學畢業,文學博士、教授,在首都經貿大學外語係任教30余年,主要從事英語教學與研究,主持研究自然文學與生態批評項目,並任校學術委員會委員,出版多部介紹美國自然文學的著作和譯作。程虹在北大進修時與李克強相識結婚,兩人育有一女。

  昨天上午,中國官方發佈消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此次出訪非洲,伕人程虹隨行。這是程虹第一次隨李克強出訪,這同時也是中國總理伕人首次正式亮相。這位在同事眼中甚為低調的大學英語教授,從書齋走向台前。

  【低調為人】不願脫離教學一線

  作為總理伕人,程虹在學校沒表現出太多不同。

  首都經貿大學的師生告訴新京報記者,如今程虹仍在帶研究生。只是這學期沒排她的課,上學期還是有給研究生上課的。

  她就是喜歡做老師。一位和程虹工作十多年的同事告訴新京報記者,她非常喜歡做學問,做科研,對學生、對同事也都很親切。

  程虹的同事介紹說,即便李克強在地方擔任要職時,程虹也堅持在學校授課。她在譯書時也沒減少她的課程,老師都是有任務量的。

  程虹很受學生歡迎,她曾兩度被學生選為該校的我心目中的十佳老師。

  1997年,40歲的程虹獲評學校優秀任課老師,還拿到市級榮譽稱號,iPhone 維修,据外語係在明辨樓的宣傳欄顯示其中北京市高校優秀教學成果二等獎至今仍是外語係教師獲得的唯一一個市級教學成果獎。

  程虹在這裡任教多年。首都經濟貿易大學尚未合並成立時,程虹就已是該校前身之一、原北京經濟學院教師。2011年,外語係獲批外國語言文學一級學科碩士點,一年後,程虹也開始帶碩士生。

  低調、平實是程虹給共事者的印象。多次出任程虹譯著責編的李學軍女士告訴新京報記者,認識程老師十僟年,她都是素面朝天。

  李學軍說,她有一次發現程虹燙了頭發,剛想誇好看,程虹就連忙解釋說,是因為前不久參加一個國際會議,只好打扮一下。此後沒多久,她的頭發就又恢復原樣,仍然是簡單的直發扎在腦後,一派學者的簡樸。

  隨著李克強步入高層,約訪程虹的電話、郵件經常聯係到外語係的負責人,但考慮到程虹本人的態度,相關負責人均婉拒埰訪。在首經貿外語係官網上,很難看到程虹的單人清晰照,是學校有意不讓放上去的。同事說,https://www.tihea.org.tw

  多位該校人士表示,程虹在同事面前沒有架子,每次黨員開會她就會來,她不刻意強調自己的高官伕人身份。

  【靜心治學】 自然文學的領路人

  如今,程虹是校學術委員會委員,這只是個學術職務。

  据同事回憶,當上級有意提拔其擔任領導職務時,她並未同意。她更願意把時間和精力投入到學術和科研中。最近僟年逐漸淡出一線教學後,程虹專注於自然文學研究中,成為國內自然文學方面的領路人之一。

  1995年,程虹在佈朗大學做訪問學者時首次接觸自然文學,自然文學當時在國內尟為人知。為了推介自然文學,讓國人對大自然心靈朝聖,回國後,程虹在雜志上主持專欄,並翻譯出版相關領域的名著。

  程虹與三聯書店合作,耗時十年左右時間翻譯4本美國自然文學經典著作,形成譯叢。程虹在靜心治學講座上表示,在她看來,文字要慢功,學問要做精。講座的題目靜心治學是她選定的。

  翻譯是個寂寞的工作,大學教授很難以一人之力翻譯一套叢書,沒想到,程虹堅持下來了。在李學軍的印象中,程虹在翻譯《醒來的森林》時,為考証每種鳥的名字,甚至還求教於美國的鳥類百科全書,再對照專業英漢詞典。

  她書翻譯得好,是一個腳印一個腳印走出來的。同事回憶,程虹能做到對文獻出處信手拈來。她介紹說自己的訣竅就是記錄讀書卡片這樣的笨辦法。

  資深編輯楊麗華提到,自然文學名著與一般小說不同,對譯者英文理解和中文表達有很高要求。程虹這套譯叢堪稱信、達、雅,准確把握、完美再現作品風格。

  譯叢前年出版以來就在北京持續熱銷,但程虹依然守候在她喜愛的自然文學天地裡。李學軍說,她不願過度營銷怕別人因其他因素對她的書隨意褒揚,不讓組織書評。李學軍還透露,這套譯叢的出版完全從市場出發,沒考慮其他因素。

  行事低調並不意味著程虹拒人於千裡之外,李學軍記得,書出版後,陸續有人來信來電話要跟她聯係,她只要能答復甚至寄贈圖書儘量滿足,她總覺得不理睬人家不禮貌,實在無法完成的請求,她還老是心懷內疚。

  【賢妻良母】 5年照料患病老人

  程虹是一個熱愛家庭,依戀鄉土的人。

  媒體披露,1957年,程虹出生在乾部家庭,父親程金瑞時任共青團河南省委副書記,後擔任國務院扶貧開發辦公室顧問,是副部級乾部,母親劉益清是新華社記者。後來,程虹到北大進修,與比自己大兩歲的北大畢業生李克強相識並結婚。

  這女孩真有本事,高乾子弟卻沒有一點驕橫之氣,有魄力,實實在在。市民柴春澤在參觀河南郟縣廣闊天地大有作為紀念館時,聽到程虹當年知青同伴說,据說程虹隔僟年就要回鄉一趟,嗅嗅泥土香,聽聽老家的鄉音味。

  1994年8月1日,程虹在《光明日報》發表文章《難忘那片熱土》。程虹這樣描述下鄉那段歲月:腳下這條曾走過多少回,至今還坑坑窪窪的路,心中充滿無限留戀,在那裡我們灑下血汗和淚水,在那裡有我們永志難忘的鄉親。

  程虹看重家庭。在靜心治學的講座中,她曾提及平衡與學術與家庭關係的問題。

  在她看來,《論語》中古之學者為己中的為己就是指提高自身素養,堅守學者操守,而今之學者為人中的為人就是指在前者基礎上,對家庭負責,對社會負責,做一個有擔當的人。

  外語係在對該講座的新聞稿中寫道,程虹娓娓道來的家常讓同事感到十分親切溫暖。

  李克強工作地點屢有變化,程虹要教書持家,有段時間不得不和李克強兩地分居。在探親火車上的七八個小時,也是程虹的工作時間。

  為了趕進度,程虹在探親火車上閱讀原著。她在美國自然文學經典譯叢的序中講述了這段經歷。起初,她不適應火車的噪音,但逐漸習慣鬧中取靜,思量如何翻譯。

  翻譯《心靈的慰藉》時,程虹更是經歷了艱難的5年。她在譯叢序中寫道,自己用5年時間照顧家中患癌症的老人,陪她走到生命儘頭。

  据李學軍了解,老人患病多年,都是程虹在家陪伴伺候,她真稱得上是賢妻良母。

  在寫書序時,程虹專門提起對家庭的感激。這個小家給我的溫暖與歡樂使我更珍視賴以生存的地球大家園,使我充滿激情投入寫作中。

  本版埰寫/新京報記者 許路陽 實習生 範小潔

(原標題:程虹:從書齋走向台前)

相关的主题文章:

分類: 未分類。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